场域理论视角下提高我国邪教治理国际话语权探究(下)
内蒙古新闻网    24-03-01 09:38   打印本页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内容提要】当前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全球化深入发展,人类命运休戚与共,邪教的国际治理迫在眉睫。然而,以美国为首的部分西方国家以邻为壑,不仅干扰、阻挠中国等广大发展中国家的邪教治理工作,而且利用其话语优势,无端诋毁与抹黑,给邪教的国际治理制造障碍。从场域理论视角分析邪教问题,提高邪教治理国际话语权,不仅有利于深化对邪教国际治理的认识,也是构筑反邪教人类命运共同体,维护国际和平正义的重要工作。

  【关键 词】场域理论;邪教治理;国际话语权

  邪教治理是保障人权、维护公平正义的重要内容。在反邪教斗争中,我国政府秉承法治精神,不断完善治理体系,积极呼吁国际合作,为世界反邪教斗争做出了积极贡献。然而,以美国为首的部分国家对本国膜拜团体穷追猛打,却对我国的邪教治理无端攻击抹黑,这种在反邪教问题上的双重标准不仅影响我国的邪教治理工作,也给邪教治理国际合作投下浓厚的阴影,带来巨大的阻力。提高我国邪教治理国际话语权,批驳美国及部分西方国家的话语陷阱,构建与我国综合国力相匹配的反邪话语体系,是当前与今后一段时期内我国邪教治理的紧迫工作。

  作者简介:陈耕,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犯罪学学院研究生。戴继诚,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犯罪学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场域理论视角下提高我国邪教治理国际话语权探究(上)

三、场域理论视域下提升我国邪教治理国际话语权的途径

  随着我国综合国力不断提高,“中国话语”的影响力与感召力也在不断提升。不过,邪教国际治理是一项系统工程,涉及综合国力、国际话语权、国际传播能力、国际舆论引导力等多领域内容,必须增强使命感,责任感与紧迫感,脚踏实地,稳步推进。

  根据场域理论,话语实践是场域中的行为体在惯习与资本共同作用下,运作产生的结果,我国邪教治理国际话语权就是不断积累资本与重塑惯习的过程。

  (一)积累国际话语资本

  布尔迪厄认为,资本与权力是紧密联系的,不同的场域中、不同的行为体之间,永不停息地发生着资本的交换与力量竞争。而决定场域内存在的力量和竞争逻辑的则是资本的逻辑,布尔迪厄将资本分为四种基本形式:经济资本、文化资本、社会资本、象征资本,但这种分类并不绝对,他后来根据自己的经验主义观点增添了“学术资本”(academic capital)等新的子类型,我们可将决定一国在国际话语场域中位置的资本类型定义为“国际话语资本”。

  在布尔迪厄的资本理论中,语言首先是作为文化资本在发挥作用,但在国际话语场域,话语资本更多地体现为一国的声誉、威望、感召力等,当行为体积累了足够的国际话语资本,便可以将自己的主张制度化、正确化,实现对该场域的精神主导。国际话语资本可视为象征资本的子类型,与经济、文化、社会等三种“有形”资本相互联系并在一定条件下相互转换。

  其中,经济资本是显性资本,用于支付、交换和衡量其他资本价值,是其他各种类型资本的基础。例如2021年4月,美参议院通过《2021年战略竞争法案》,计划每年投入高达3亿美元开展对华“舆论战”,全方位打击“中国的全球影响力”,雄厚的经济资本是美国维持话语霸权的重要支撑。尽管我国的综合国力也为邪教治理国际话语权的提升积累了经济资本,不过,布尔迪厄认为,经济资本能够发挥作用的前提是它已得到承认,某些商品或服务可以通过经济资本直接获得,某些商品或服务则只有通过社会资本和文化资本才能获得。如何突破语言、意识形态等方面的阻碍,实现社会资本、文化资本的协同发展,成为当前我国积累国际话语资本的关键。

  (二)以“共同价值观”重塑文化资本

  文化资本是指能够对场域结构、规则和活动产生影响的文化资源。对文化资本的追求是场域互动的高级阶段,当行为体的经济、社会、象征三种资本积累到一定水平时,就会试图将拥有的文化资本客观化、制度化。

  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借助雄厚的文化资本,通过影视、文学、艺术等鼓吹“普世价值”,事实上,他们所谓的“普世价值”不过是其进行意识形态输出,文化渗透的工具。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这些人是真的要说什么‘普世价值’吗?根本不是,他们是挂羊头卖狗肉,目的就是要同我们争夺阵地、争夺人心、争夺群众。”要破解西方价值观陷阱,就要破旧立新,旗帜鲜明地提出符合时代发展、代表广大发展中国家利益、符合人类共同命运的新观点。

  2015年,习近平总书记在第70届联合国大会上首次提出“和平、发展、公平、正义、民主、自由,是全人类的共同价值,也是联合国的崇高目标”。2021年,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进一步强调:“中国共产党将继续同一切爱好和平的国家和人民一道,弘扬和平、发展、公平、正义、民主、自由的全人类共同价值,坚持合作、不搞对抗,坚持开放、不搞封闭,坚持互利共赢、不搞零和博弈。”两种价值观虽在客观表述上相似,但“全人类共同价值”以全人类的合作共赢为目标,承认存在人类所共同追求的价值的同时,强调不同国家、不同民族、不同发展水平下人的不同个性,“是对西方‘普世价值’泛显狭隘、虚伪逻辑的全面超越,提升了中国共产党的大党形象和国际话语权,引领了面向未来的全球话语体系建构,推动了全球话语新秩序重构。”倡导“全人类共同价值”观,是深化全球邪教治理、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关键。

  (三)以主权平等原则提升社会资本

  国际话语场域中的社会资本是指国家间的关系网络、在国际中的地位、威望等可供利用的社会资源的总和,布尔迪厄将其视为隐性资本。不同于以美国为代表的部分西方国家依靠强权、结盟所积累的社会资本,我国在国际话语场域中的社会资本来自平等互助的伙伴关系,具体体现为国际交往的主权平等原则。该原则是当代国际关系的一项基本原则,覆盖国与国交往各个领域,其内涵和精神同样适用于“信仰”领域。世界各国都应尊重他国自主选择的宗教政策,即使各国暂时无法就“邪教”的评判标准等达成共识,也应尊重各国共同关切的事项与各自的主张,规范本国宗教活动,积极采取措施,防范其影响其他国家的宗教治理,协助引渡他国外逃邪教组织成员,共同维护地区稳定与国际安全。

  (四)借助全球热点事件重塑话语惯习

  塑造符合自身利益需求的话语惯习是提升邪教治理国际话语权的关键,它标志着一国的价值评判标准在某一场域内得到大多数行为体的认可,实现了对该场域的精神引领。尽管在部分境外反华势力的干涉、蛊惑下,我国目前仍存在“发声难”的问题,但随着全球化进程的不断推进,全球热点事件频频发生,为我国重塑话语惯习提供了机遇。

  1995年3月,日本“奥姆真理教”为谋取政治利益,制造了震惊世界的“东京地铁毒气事件”,造成13人死亡、6300余人受伤。“奥姆真理教”歇斯底里的行径将邪教的巨大危害暴露于天下,一方面,日本政府迅速采取措施,收紧宗教团体管理政策,加大对邪教组织的管控取缔。另一方面,越来越多普通民众认识到邪教的邪恶,以美国为代表的部分国家粉饰邪教的话语逐渐失去市场,我国对邪教组织严厉打击的政策得到广泛认同。一些国家的民众呼吁学习中国治理邪教的措施,为我国建立国际反邪教合作网、重塑话语惯习奠定了基础。

  当然,从总体上看,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在邪教治理场域内仍然具有强势地位,要改变这种状况任重道远,不过,邪教的本质决定了对它的纵容与包庇必将遭其反噬,以邻为壑、“打邪教牌”祸害其他国家与人民,更是有违人类公序良俗,必终将害人害己。当前,随着各国政府与人民对邪教危害性认识的提高,越来越多的国家与人民加入到反对邪教组织的阵营之中。2015年6月,俄罗斯执法部门逮捕了“法轮功”在乌德穆尔特共和国首府伊热夫斯克市分部的头目加列耶夫,该人因建立“法轮功”网站宣扬极端主义书籍信息,犯有“组织极端团伙罪”被捕。2020年7月20日,经俄罗斯检察长办公室研究确定,“法轮功”邪教所属七个在俄非政府组织(NGO),被指定为俄罗斯不受欢迎的组织,检察官认为他们的活动对俄罗斯的安全构成了威胁。

  应该说,布尔迪厄场域理论有利于深化对邪教治理国际话语权的认识,对开展邪教治理国际合作具有启发意义。当前,邪教的国际治理涉及政治、经济、文化、法律等多方面博弈,各国政府携手合作仍然面临许多现实困难。不过,邪教侵害人权、危害社会、毒害心灵,世界各国都应摒弃冷战思维,命运与共,积极参与邪教国际治理,为建设一个“天下无邪”的美好世界而努力。

  本文为中国人民公安大学2019年基本科研业务费重大项目“当前我国宗教领域突出问题及治理对策研究”(批准号:2019JKF102)、国家宗教事务局2021年招标科研项目“总体国家安全观视域下我国宗教中国化问题研究(批准号:ZGH2101)”阶段性成果。

  1.[法]皮埃尔·布尔迪厄、[美]华康德:《反思社会学导引》,李猛、李康译,商务印书馆,2015年,第120-172页。

  2.Pierre Bourdieu:Distinction:A Social Critique of The Judgement of Taste,Cambridge:Harvard University Press,1984,pp.99-101.

  3.岳圣淞:《场域视角下的国际话语权:理论、现实与中国实践》,《当代亚太》2020年第4期。

  4.赵杰、刘永兵:《语言·社会·权力——论布迪厄的语言社会观》,《外语学刊》2013年第1期。

  5.李学磊:《习近平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三十次集体学习并讲话》,http://www.gov.cn/xinwen/2021-06/01/content_5614684.htm,2021年6月1日。

  6.[德]乌尔里希·贝克、[德]约翰内斯·威尔姆斯:《自由与资本主义———与著名社会学家乌尔希·贝克对话》,路国林译,浙江人民出版社,2001年,第104页。

  7.此处的“涉及境外势力”主要指与境外势力相勾结、从境外网站接受指示、获取宣传资料或直接向传播对象提供“翻墙”工具等。

  8.戴继诚:《当前我国邪教组织涉新冠肺炎疫情违法犯罪活动与应对》,《科学与无神论》2020年第2期。

  9.Grégoire SAUVAGE:La pandémie de Covid-19, "une aubaine" pour les sectes en France,https://www.france24.com/fr/france/20210225-la-pand%C3%A9mie-de-covid-19-une-aubaine-pour-les-sectes-en-france,2021-2-25

  10.原文地址:https://www.derives-sectes.gouv.fr/sites/default/files/publications/francais/Rapport%202018-2020.pdf.

  11.[美]瑞克·艾伦·罗斯:《邪教:洗脑背后的真相》,关群译,香港和平图书有限公司,2015年,第137-150页。

  12.中国社会科学院邪教问题研究中心:《破坏性膜拜团体研究》,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9年,第70-82页。

  13.许立:《俄东正教发出警告:“科学教”正试图向车里雅宾斯克州学校渗透》,http://www.xnsfxj.com/zhxx/202104/t20210419_2303922.shtml,2021年4月16日。

  14.Решением Мосгорсуда ликвидировано религиозное объединение <Саентологическая церковь Москвы>,https://mos-gorsud.ru/mgs/news/1a4eba5c-165b-4e3d-b448-6aba6dba6cf1,2015-11-23.

  15.Панин С.А., Козлов М.В:Религиоведческая экспертиза в России: проблемы и перспективы ,Религиоведение,No.1,2016.

  16.[法]皮埃尔·布尔迪厄、[美]华康德:《反思社会学导引》,第120-131页。

  17.[法]皮埃尔·布尔迪厄:《实践理论大纲》,高振华、李思宇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7年,第213-214页。

  18.韩庆祥陈远章: 《以中国元素的凸显提升国际话语权》,《求是》2015年第1期。

  19.原文地址:http://www.accws.org.cn/achievement/202009/P020200915609025580537.pdf。

  20.Paul Musgrave,Daniel H.Nexon:Defending Hierarchy from the Moon to the Indian Ocean: Symbolic Capital and Political Dominance in Early Modern China and the Cold War,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Vol.72,No.3,2018.

  21.国际话语场域中的象征资本指行为体在场域中积累的客观评价、身份地位、声誉威望和信用水平等无形资产。

  22.鲍建竹:《作为社会技艺的语言》,上海大学出版社,2018年,第125页。

  23.John.G.Richardson ed.:Handbook of Theory and Research for the Sociology of Education,New York:Greenwood Press ,1986,p.243.

  24.Derek Robbins:The Origins,Early Development and Status of Bourdieu’s Concept of “Cultural Capital”,The British Journal of Sociology,Vol.56,NO.1,2005.

  25.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习近平关于社会主义文化建设论述摘编》,中央文献出版社,2017年,第27页。

  26.习近平:《论坚持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中央文献出版社,2018年,第253页。

  27.李忠杰:《弘扬全人类共同价值推进历史前进》,http://www.cssn.cn/index/index_focus/202109/t20210913_5358868.shtml,2019年9月13日。

[责任编辑 程磊]
内蒙古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512006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507213 蒙ICP证:090036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