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统一教”:防范膜拜团体的招募和控制(上)
内蒙古新闻网    24-02-02 09:07   打印本页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内容提要】“统一教”是文鲜明在韩国创立的膜拜团体组织,其教义主要包括通往救赎之路的三个历程,即创造、堕落和重生,祝福仪式是最重要的仪式。“统一教”通过把潜在对象分成思考者、感受者、行动者和信仰者四种人格模型来对其进行招募,使用行为控制、思想控制、情绪控制和信息控制的方式对成员进行影响和转化。在面对“统一教”等类似组织时,若发现头目的独裁性、招募的欺骗性和成员失去独立性等特征则可以判断其膜拜团体的性质。通过对“统一教”的全面认识,对于防范和打击膜拜团体的传教和渗透活动有一定的借鉴作用。

【关 键 词】“统一教”   文鲜明    招募    控制    防范

【作者简介】邵鹏,中共天津市委党校哲学教研部助理研究员。

2022年7月日本前海上自卫队员山上彻也出于对“统一教”的怨恨,刺杀了与该教过从甚密的前首相安倍晋三,使得“统一教”成为了全世界关注的焦点。世界和平统一家庭联合会,简称“统一教”,是由文鲜明于1954年在韩国创立的膜拜团体。成立近七十年来,“统一教”已经发展成了披着宗教外衣融合多种业务的跨国组织,与各类政治、经济势力相互勾结,在国际上具有一定影响力。安倍遇刺事件只表现出了“统一教”危害的冰山一角,该教早已向日本、美国和欧洲多国的政坛渗透,并且持反共立场,对我国的传播和渗透活动一直没有停止。因此需要从头目、发展历史、教义仪式、招募和控制手段等角度对其进行全面的认识,以期对防范“统一教”和其他类似膜拜团体组织起到一定的借鉴作用。

一、“统一教”的头目和发展简史

(一)文鲜明其人

“统一教”将其教主文鲜明(문선명,Sun Myung Moon,1920-2012)描绘成一个非常有精神追求的青年。他出生在现朝鲜平安北道静州的一个小村庄,10岁就成为基督徒,长大后在当地教会教授主日学。1936年复活节的早上,16岁的文鲜明声称,耶稣基督在他祷告的时候现身,启示他将完成拯救全人类的使命。虽然多年以来他没有详细透露这一场景的内容,但文鲜明在一个报告中说,他这一生不断地与撒旦作斗争,因为撒旦试图阻止他成为新的救世主,即接受成为基督复临的主的使命。在此之前,他声称,他与上帝谈过几次心,并向摩西、佛陀、耶稣等人寻求精神指引。这些启示形成了“统一教”教义的基础文本——《原理讲论》(Divine Principle)。

(二)“统一教”的“全面发展”

20世纪50年代末到60年代初,“统一教”运动开始在国际化和经济方面迅速发展。1958年,文鲜明派出第一批传教士前往日本,在那里他们迅速吸引了欲进一步实现国际扩张的成员的经济支持。短短几年内,传教中心陆续在法国、德国、西班牙和意大利等欧洲国家成立。1959年,第一批传教士到达美国,建立了三个小型传教中心,东西海岸各一个,另外一个在首都。然而在美国很少有人对文鲜明的教义有兴趣,在接下来十年里,传教运动基本处于停滞状态。于是,文鲜明分别于1965年和1969年亲自访问美国。为追随1972年新年降临到他身上的神的旨意,他决定移居美国,在纽约建立自己的总部,并在美国大部分州建立小型区域中心。1973年“水门事件”期间,“统一教”公开支持尼克松继续担任总统,文鲜明声称“在这个历史的十字路口,美国必须遵从上帝的旨意:宽恕、爱与团结”。这是“统一教”密切参与政治活动的一个缩影。

从1954年他创立“统一教”的那一刻起,文鲜明就开始追求他的世界统一愿景,并在他的救世主式领导下复兴人类。虽然经历了一系列的困难,“统一教”已经建立了稳定的成员基础和坚实的经济基础,并与许多世界各地的保守宗教和政治头目建立政治联盟。尽管有洗脑(brainwashing)的指控,而且在美国公众心目中“文派”(Moonie,文鲜明的追随者)、“膜拜团体”和“洗脑”几乎是同义词,但这些联盟仍然让文鲜明和他的组织获得了在“新兴宗教”中极为罕见的社会声望。文鲜明不知疲倦地建设教会的同时,还建立了资助他宗教使命的庞大商业帝国。他早期的商业利益广泛分布在韩国和日本的工业部门,包括矿山、制造业和制药行业。为了支持文鲜明的全球统一梦想,“统一教”还在很多国家,尤其是韩国和巴西购置了大量的房地产。同时他对海洋产业的兴趣促使他建立了几个渔业企业,其中“真世界食品”(True World Group)是美国寿司海产品最大的供货商。根据一份报告显示,75%的美国寿司店采购的原料都来自他的公司。尽管有些企业遭受了重大经济损失,比如他最有代表性、位于华盛顿特区的《华盛顿时报》(Washington Times),但遍及亚洲和美洲的一系列丰厚的商业利益,还是为“统一教”提供了充足的财政资源,使其得以充分发挥与其规模相匹配的影响。

文鲜明的妻子韩鹤子是“统一教”“杰出”的发言人。她在多个国家的立法机构做过演讲,被文鲜明提升为“真母亲”,与作为“真父亲”的他在精神上平起平坐。他有四个孩子获得了美国著名大学的学位,他们也在继任计划中。尽管他提前安排好了接班人,不过文鲜明并不担心他的去世会结束其领导权。当被问及教会运动是否会因他的去世而瓦解时,他简单地回答到:“我将在精神世界中继续领导教会。”近半个世纪以来,正是文鲜明的克里斯玛式(charismatic)权威将各个国家的教会、特殊的宗教项目和商业利益联系在一起。2012年,文鲜明去世,这之后的混乱局面对该组织的长期生存能力提出了重大考验。虽然该组织正明显地朝着更传统的教会方向发展,但它能否作为一个单一的、统一的实体而存在,目前还不能确定。

二、“统一教”的信仰和仪式

(一)救赎的三个历程:创造,堕落和重生

“统一教”复杂的教义信仰对于非成员而言是难以理解的。尽管“统一教”以基督教为基础,但“统一教”信仰中还包含有萨满教、儒家和道家的元素,并与天主教和新教的主题融合在一起。对于“统一教”教徒来说,“上帝是万物的创造者”并且“上帝是维持所有的事物存在的万能之源,他们称这种能量为‘普遍首要能量’”。这个“普遍首要能量”体现在各种不同的“双重本质”,包括男性和女性,肉体和精神,以及内部特征和外在形式等。这些双重本质体现在“统一教”教徒们所谓的“给予行动和索取行动”,该行动与“普遍首要能量”一起构成了存在的基础。

“统一教”信仰的一个重要特点是强调过程。从广义上讲,“统一教”教义有三大天命,或者说通往救赎之路的三个历程:创造,堕落和重生。根据1973版的《原理讲论》,创造是上帝给予人类至关重要的福祉,其最重要的体现就是男性和女性。在创造的过程中,人类将接受三大祝福:首先,他们会完善自己,从而体现上帝的完美;二是通过上帝的爱,建立真爱的理想家庭,成为人类的“真父母”,真父母的子女则生来无罪;三是无罪的人们将主宰所有的创造。然而,基督教神学家指出了近两千年来,要实现这个历程的最大问题在于自由意志:为了完美实现从创造到发展到成熟,上帝赐给人类自由无偿的爱,同样人类也必须自由无偿地返还给上帝。实现这个历程的根基在于真爱。“统一教”教徒认为上帝在这种关系中承担了大部分(95%)的责任,亚当和夏娃只承担一小部分。即使是这一小部分也留下了犯错、不服从和拒绝的可能性,因此这种最初的完美无法实现的可能性仍然存在——人类的堕落就是这种可能性的体现。

对于“统一教”教徒而言,人的堕落沿着两个相互垂直的方向发生——垂直方向的堕落是人类玷污了上帝和人类爱的关系,水平方向是人类之间的相互敌对。垂直的堕落包括精神堕落和肉体堕落。起初,上帝计划让人类占据天堂中高于天使的位置,天使长路西法对此很嫉妒,破坏了上帝的计划,在夏娃尚未完全成熟时在精神上引诱了她,这就是精神堕落。肉体堕落发生在当夏娃虽然内疚和恐惧,但仍然诱惑亚当。因为他们“过早的夫妻关系”不是上帝的旨意,回归到他们的原始形式是不可能的,从那时起,所有的男人和女人同时包含善良与邪恶的双重元素,一方面是对创造他们的上帝的爱,另一方面因路西法的引诱所导致的堕落。水平的堕落发生在该隐杀死亚伯之后,它将人类的神圣和邪恶元素分离开来,使得它们彼此处于斗争中。纵观历史,这对原始的兄弟之间的敌意在部落里再现,发生在国家内部以及国际层面上。在此期间,文鲜明认为这是上帝和撒旦之间最后的交锋。

一旦上帝和人类之间的垂直和水平维度上的关系被打破,从公开的战争到经济的冲突,从种族主义到家庭破裂的社会问题都是不可避免的。自从堕落开始,恢复人类到上帝的最初计划的目标就一直是“统一教”的任务,其教义提出,人类的历史是无数次尝试重生的记录。与造物主自愿地形成带有爱的、并相互影响的关系,是建立重生唯一的基础。这一过程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为重生创造有利的条件,人类必须为它的罪孽付出代价或做出牺牲,一旦补偿足够了,上帝就会为人类提供重生的机会。

和堕落相对应,重生的过程也发生在两个方向:垂直方向上,恢复上帝和人类之间爱的关系;水平方向上,消除人类之间敌对的关系。“统一教”神学认为,耶稣的到来不是为了死去,他被钉在十字架上受难是为了全人类的精神救赎。然而耶稣无法完成结婚生育,建立新的以神为中心的血统的使命,因此人类的重生未能实现,需要另一个救世主式的人物来完成救世重生的使命。这位新的救世主不是历史上的耶稣再世,而是一个耶稣从精神世界里实施协助并且由《圣经》来确认的普通人。通过复杂的计算,文鲜明确定新的救世主在1917至1930年之间出生,但是救世主不是生来就注定的,他必须完成某些任务才有资格担当救世主的角色。例如,在成为救世主前他必须完善自我的个性——克服罪孽,结婚后营造真爱的理想家庭,领导建立理想的世界。根据“统一教”教义,文鲜明一生致力于满足这些要求。 “统一教”教徒将文鲜明与韩鹤子的婚姻看作能确立真正的家庭的弥赛亚婚礼,尽管他们的家庭暴露出了丑闻,他们仍然相信真父母的孩子是没有原罪的。

(二)祝福仪式

“祝福仪式”是“统一教”最著名最重要的仪式,由文鲜明选出的参加集体婚礼的夫妇,通过婚姻成为以上帝为中心的血统的一部分。基于私生子和被误导的爱情是堕落的主要原因的信念,“统一教”教徒寻求通过祝福扭转堕落的影响。祝福是尤为重要的,因为“统一教”教义认为只有已婚夫妇才可以进入天国。

“统一教”早期,在得到祝福资格之前,成员必须满足苛刻的标准并显示出明显的精神成长。他们必须招募三名新成员,为教会服务三年,忍受七天斋戒。但通常在实践中,成员在获得祝福资格之前,为教会服务的时间要长得多。

在文鲜明最开始的祝福过程中,会基于他了解的神的旨意,为每个候选者选择一个搭档。男女双方在所谓的“匹配”仪式上第一次见面,并给予很短的时间来讨论是否合适进一步发展关系。有时,当两人不在同一个地方时,匹配仪式时就会使用照片,夫妻俩经常好几个月不能见面。尽管一些候选者对搭档起初不是很满意,但是大多数还是愿意信任文鲜明的精神洞察力。

祝福仪式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它开始于惩戒,首先新郎新娘在仪式上互相鞭打对方三次,以净化他们罪恶的过去。下一步,圣酒仪式,也是一个重生的过程。新娘会从文鲜明手里接过一杯酒并抿上一口,然后将其传递给新郎并由他喝完。这样一来,新娘便可以从“真父亲”那里获得“真爱”。象征性地颠覆了《圣经》中以性别为基础的堕落秩序,新娘先从邪恶的血统中解脱出来,并获得救世主的血统。自己脱胎换骨后,通过将酒给新郎,向他提供一个无罪的重生。空酒杯会以相反的顺序返回给文鲜明,以完成重生的过程。这个仪式的圣酒据说含有微量的、曾用于文鲜明和韩鹤子婚礼上的酒。“统一教”信徒认为这个“原酒”中含有文鲜明的血液,并有改变受体血统的能力,因此可以恢复到一个无罪的状态,受到祝福的夫妇的孩子被认为在精神上是完美的。神圣的祝福仪式本身包含了许多传统的婚礼元素。文鲜明撒在新娘和新郎身上的圣水,象征着他们作为一对受到祝福的男女获得重生。双方交换戒指,并在上帝的祝福下被宣布结为夫妻。祝福的最后,所有夫妇用大喊“万岁”的方式宣告正式成为文派。

1992年,文鲜明通过接受非“统一教”教徒作为潜在候选人,大大拓展了祝福仪式的范围。20世纪90年代中期的天地祝福仪式则再一次拓展了祝福仪式的范围,天地祝福仪式通过已逝的配偶与他们活着的伴侣的精神重聚,来重新整合肉体和精神世界。此外,这种教义上的转变类似后期圣徒的死者洗礼,认为居住在精神世界的祖先也可以成为祝福仪式的候选人。最后,“统一教”已经延伸到解放、祝福以及重生历史上的圣人和罪人。

(接下文)

[责任编辑 程磊]
内蒙古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512006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507213 蒙ICP证:090036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