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的政治叙事:编造所谓“器官活摘”谣言(下)
内蒙古新闻网    22-05-16 09:02   打印本页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中国反邪教网2022年5月7日消息,通讯员:王亦烊】澳大利亚格里菲斯大学知名器官移植问题专家坎贝尔·弗雷泽(Campbell Fraser)撰写了一篇学术论文《“法轮功”的政治叙事:编造所谓“器官活摘”谣言》(The Falun Gong Political Narrative: Creating the Illusion of So-called “Forced Organ Harvesting”),通过研究“法轮功”邪教组织及其成员构成,分析了“法轮功”编造“器官活摘”谣言的目的,揭露了“法轮功”对质疑、批评其谣言的相关人士所采取的卑劣行径。中国反邪教网全文翻译,此为第三部分完结篇。

本文作者坎贝尔·弗雷泽

  “法轮功”的政治叙事:编造所谓“器官活摘”谣言(上)

  “法轮功”的政治叙事:编造所谓“器官活摘”谣言(中)

  作为一个政治组织的“法轮功”

  在从准精神组织向政治组织过渡的整个过程中,“法轮功”作为受害组织的战略定位始终没变。“法轮功”登上政治舞台后,成千上万的一级学员对政治激进主义毫无兴趣,于是便离开了。留在“法轮功”的二级修炼者成为了中坚力量,虽然人数少,但投入程度更高。2017年,除了“法轮功”这一名称和几条教义,组织最初的东西所剩无几,而这些教义现在被操纵,赋予了这个新的政治组织截然不同的意义。

  随着中国在世界各地政治和经济格局的影响力日益增强,西方政党、政府和媒体组织,尤其是西方国家,对中国的争辩和讨论声越来越大。作为对中国崛起的总体反应,“法轮功”声称的所谓“器官活摘”的出现正当时,也为“法轮功”的有利报道提供了素材。适逢西方媒体机构预算削减,资源压缩,难以开展长期调查性新闻报道,于是便未经任何验证,就对一些“法轮功”的文件简单“粘贴复制”。对于媒体宣传来说,这既方便又廉价,一方面能够对中国的发展及其国内事务产生负面影响,另一方面也是“法轮功”宣传机器的一笔意外收获。

  外,“器官活摘”谣言还给“法轮功”吸引了不少同情者,让这些人无偿为其提供政治、宣传和教义方面的咨询。与此同时,这些顾问们则被《大纪元时报》大晒特晒,成为了“法轮功”的英雄。有一些年长的政客、律师和学者利用《大纪元时报》为自己积累反华活动的资本。虽然他们本身不一定有酬劳,但他们将法轮功学员变成自己的忠实粉丝,以此提高自己的国际形象,在社交媒体上积累大量人气。随后,乘着这种大受欢迎的东风,再参加全球范围内的有偿演讲活动——这笔账不论怎么算,其潜在回报都相当可观。

  “法轮功”是邪教吗?

  我在公开论坛上多次表示,我认为“法轮功”就是一个邪教。原因很多,但将“法轮功”定义为邪教的首要因素是:对任何敢于批评他们的团体和人员,该组织的态度和反应。“法轮功”向我的雇主提出了几项正式投诉,还处心积虑地想让我退出国际人体器官移植会议。“法轮功”不敢以正常且公认的学术方式,就他们的不同意见与我进行辩论,而是选择了卑鄙的方式阻止我发言。他们的这种行为是我将其判断为邪教的原因之一。

  此外,“法轮功”领导层还将《大纪元时报》作为另一种报复手段——常见的做法是在《大纪元时报》或其他几家“法轮功”网站媒体上发表抨击文章,抹黑诋毁那些反对他们的人。他们的典型报复行为是,妄称该学者没有资格了解“法轮功”,所以他们写的都是错的。学者们在会议上遭到他们的侮辱质问,在公开场合被骂“愚蠢”,并在公开演讲时被骂“没人把你当回事”。“法轮功”这种尖酸刻薄的反应,再次成为他们邪教特征的生动写照。除此之外,这些攻击通常还会通过电子邮件发送过来。我本人每天都会收到来自“法轮功”及其支持者的电子邮件。

  将自己定位为受害者,“法轮功”便可以攻击任何人或组织,而如果攻击失败,也不会产生任何后果。然而,对于大多数专业学者来说,如果对一位学者的行为进行正式投诉,如果这个投诉最后被认定毫无依据,也会产生深远的影响:可能会严重损害学者的专业声誉,也可能导致法律诉讼。然而,对于“法轮功”来说,却不需要承担任何后果。因此,批评“法轮功”的学者们知道,他们将不断、反复收到各种投诉,被要求对每一个投诉作出全面回应。对于所有批评“法轮功”的作者来说,这些已经司空见惯,并已成为他们日常工作的一部分。

  结论

  在这一章中,我探讨了“法轮功”是如何利用受害者策略来推行其政治议程,来反对中国政府或任何敢于公开反对他们的政党的。尽管国际专家多次到访中国展开调查,却并未发现所谓“器官活摘”的证据,但“法轮功”依然我行我素。他们所谓的“研究”避开了伦理机构的严肃审查,因此,根据世界各地绝大多数研究机构遵循的协议,这些“研究”将无法发表。“法轮功”遂建立了一个庞大的媒体网络来传播这一“研究”,鼓吹他们的议程。此外,他们还得到了西方记者和学者的支持,后者忌惮中国在全球政治和经济环境中作用日益凸显。任何质疑“法轮功”“研究结果”的学者都会受到持续不断的报复性攻击,既有专门报复,也有个人攻击。

  但无论“法轮功”如何阻挠,世界各地的器官移植专家都将继续与他们的中国同行建立合作伙伴关系。尽管处理这些反复投诉和抗议确实需要一些时间,也确实恶心人,但这只会反过来激励那些相信客观真相而不是“法轮功”“真相”的人继续前行,并与中国器官移植专家建立更密切的联系。

  西方媒体界和学术界对“法轮功”的支持,更多的是为了针对中国日益增长的全球影响力,而非真正支持“法轮功”的谣言。因此,随着世界适应全球新秩序,对“法轮功”的支持必然会减弱。“法轮功”已经好些年没有提出任何令人信服的新证据了。事实上,虽然他们庆祝鼓吹“器官活摘”谣言的书籍出版十周年,但这也证明了,除了十年前老掉牙的荒诞说法,他们已经没有什么新把戏了。

  随着中国器官移植越来越融入国际移植界,“法轮功”毫无根据的谣言也将越来越难以为继。国际移植界必须与中国持续合作,努力解决全球移植器官短缺问题,并制定有效的解决方案,以利于所有需要及时获得器官移植服务的患者。

  “法轮功”的生存空间将取决于能否吸引新的年轻人加入该组织,尤其是年轻华裔。然而,它很难吸引更多的年轻新成员了。我与世界各地的中国侨民进行了广泛接触,总的来说,他们似乎对“法轮功”不屑一顾。因此,“法轮功”无法成为一股可持续的政治力量。散居海外的中国年轻人似乎特别质疑“法轮功”,特别是质疑其对传统家庭价值观的影响。因此,随着时间的推移,“法轮功”的规模会不断缩小,并最终像之前的许多邪教一样,在几年内不复存在。 (全文完结)

  关于作者:

坎贝尔·弗雷泽博士

  坎贝尔·弗雷泽(Campbell Fraser)是澳大利亚布里斯班格里菲斯大学(Griffith University)商业战略与创新系的高级讲师,也是人体器官贩运方面的国际权威人士。他是器官采购组织和肾脏疾病倡导组织的顾问委员会成员,也是国际移植学会和器官捐赠与采购学会的活跃成员。他制定了主动打击人体器官贩运的协议,并实施了调查和报告机制,以核实此类活动的指控。他特别关注人体器官贩卖与恐怖分子之间的资金往来,以及特殊政治利益集团编造所谓强迫“器官活摘”故事的新问题。他的作品经常以多种语言出现在多个国家的电视、广播、报纸和网络媒体上。

[责任编辑 程磊]
内蒙古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512006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507213 蒙ICP证:090036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