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缘何无中生有妄图“坐实”“武汉实验室谎言”
内蒙古新闻网    21-06-09 10:56   打印本页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中国反邪教网2021年6月4日报道,通讯员:王研】5月31日,世界社会主义网站(wsws.org)发表安德烈·达蒙(Andre Damon)评论文章,回溯了“武汉实验室谣言”的发酵过程,指出,“法轮功”邪教组织、郭某贵等反华势力与以班农为首的美国右翼势力是幕后推动这一谣言的重要力量。并指出,该事件发展的政治目的昭然若揭:利用越来越歇斯底里的反华宣传,作为煽动美国社会与中国全面冲突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最终合乎逻辑地引导一场可能涉及使用核武器的战争。特朗普政府如此,拜登政府同样如此。以下是文章的内容:

报道截图

  在过去一周里,美国媒体欣然拥护了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及其政治盟友散布的谣言,即鼓吹新冠病毒是从武汉病毒学研究所泄露的。

  5月25日,《华盛顿邮报》“事实核查者”专栏发表了格伦·凯斯勒(Glenn Kessler)一篇题为《武汉实验室泄露阴谋论因何突然变得可信》的文章,旨在论证美国媒体接受右翼阴谋论的合理性和逻辑性。

  《华盛顿邮报》和凯斯勒以审慎调查事实真相为幌子,试图从《纽约时报》、CNN等媒体此前发布的大量报道中追溯出武汉实验室阴谋论的起源。而六个多月前,他们的报告显示,这一阴谋论完全是由特朗普的政治盟友和同僚捏造出来的,包括他的前首席竞选官员史蒂夫·班农、班农的伙伴郭某贵和极右翼媒体《大纪元时报》。

  以下是《华盛顿邮报》未曾提及或严重歪曲的大事记,其来源系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纽约时报》以及世界社会主义网站的报道。

  2020年1月中旬 —据《纽约时报》报道,美籍华裔“异见人士”王定刚(音,Wang DingGang)以“路德”为网名,用普通话制作广播节目,首次炮制出了新冠病毒“系被中国共产党蓄意泄露”的概念。王定刚是史蒂夫·班农、郭某贵和前纽约市市长、特朗普律师鲁迪·朱利安尼的关联人士。

  在CNN公布的照片中,王定刚与鲁迪·朱利安尼合影,班农在他们身后。“吹哨人”、香港大学前博士后研究员闫丽梦出现在镜子中。图片来源:CNN

  2020年1月25日— 特朗普2016年首席竞选官员史蒂夫•班农的商业伙伴郭某贵运营的新闻网站G News发表了一篇文章,妄称“新冠病毒的真正来源是‘武汉一个研制秘密生化武器的实验室’”。所有迹象表明,这是第一篇明确炮制出这一概念的英文文章。

  2020年1月25日— 班农推出了“战争屋·疫情”播客视频节目,该节目成为围绕前总统特朗普展开的法西斯运动的重要平台。去年11月,由于班农在视频中呼吁斩首安东尼·福奇(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并将他的头颅悬挂在白宫外面,推特因此冻结了他的账号。

  在1月25日录制的第一集节目中,班农邀请《华盛顿时报》专栏作家比尔·格茨(Bill Gertz)就“武汉实验室”阴谋论发表看法。班农问他:“比尔,你能简要总结一下你昨天写的文章吗?”这意味着班农在这篇文章发表的前两天就已经提前知道了它的存在。

  2020年1月26日 —比尔·格茨在《华盛顿时报》发表了他向班农透露过的那篇文章,文中援引以色列情报官员丹尼·肖汉姆中校的话。比起新闻网站G News的报道,这篇文章略显含蓄,仅称“新冠病毒可能起源于与中国生物战计划有关的实验室”。

  虽然《华盛顿邮报》引用了格茨的文章来论证上述阴谋论的可信度,但却绝口不提格茨此前出现在班农的视频中,也不提班农显然早就知道格茨这篇文章。

  2020年1月31日 — “法轮功”极右翼媒体《大纪元时报》发表题为《中国摧毁美国的计划是否自食其果》的文章,文章宣称,中国的执政党共产党认为生物武器是实现“净化美国”目标的最重要武器。文章还得出结论:“2019年的nCoV微生物极有可能是沙特医生在2012年发现的NCoV病毒的武器化版本。”

  2020年4月14日—《华盛顿邮报》发表了专栏作家乔希·罗金(Josh Rogin)的文章,标题是《美国国务院电报警告武汉实验室研究蝙蝠新冠病毒存在安全隐患》,文章引述特朗普政府一位不具名官员的话说:“现在,实验室(病毒)泄漏的说法已呈一面倒的趋势,几乎没人质疑这个说法。”

  罗金的文章宣称:“一位政府高级官员告诉我,这些电报又提供了一个证据,证明这次新冠疫情很可能就是武汉实验室一次事故造成的。”

  三个月后,这些电报流出。电报指出,由于人手不足,实验室开展的研究数量有限,因此没有安全事故。根据流出的电报,《华盛顿邮报》称:“完整的电报并没有坐实实验室事故造成病毒泄露的说法。”

  值得注意的是,凯斯勒没有提到《华盛顿邮报》的报道与罗金的说法自相矛盾。

  2021年2月21日,前国家安全副顾问马修·波廷格(Matthew Pottinger)的一番言论,与罗金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节目《面向全国》(Face the Nation)采访时的说法几乎完全一样。

  2020年7月3日— 白宫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在微软全国广播公司(MSNBC)节目上说“中国共产党……引发了病毒”,并称其为“武器化的病毒”。

  2020年6月20日 —特朗普在俄克拉荷马州塔尔萨的讲话中承认自己刻意阻碍美国新冠病毒病例的鉴定进程(“我对我的人说,放慢检测速度”),特朗普多次将新型冠状病毒称为“中国病毒”和“功夫流感”。

  2020年9月14日— 闫丽梦发表了一篇所谓的论文,声称新冠病毒是一种人造病毒。该论文的标题页显示与郭某贵、班农有关的法治基金会为其提供了资助。论文中写道:“SARS-CoV-2病毒的生物学特性与自然发生的,由动物传播的病毒不一致。”论文一出,即被科学家们批得体无完肤。

  2020年10月3日— 据CNN报道,班农在他的视频中说:“我要感谢郭某贵,因为正是郭某贵和吹哨人运动、郭某贵和法治社会、法治基金会,让我们在1月初真正开始关注”有关“中国共产党”应对疫情负责的说法。

  2020年11月20日—《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精心调研的报道,内容令人震惊,标题为《史蒂夫·班农和一位中国亿万富翁打造的右翼新冠病毒媒体轰动人物》。文章揭露闫丽梦是班农和郭某贵刻意打造的主角(郭某贵有众多化名),值得长篇引用:

  一夜之间,闫丽梦成为右翼媒体的轰动人物,特朗普总统的高级顾问和保守派权威人士都称赞她是英雄……

  她的进化是团队合作的产物——一个是中国侨民中一小撮活跃的边缘人物,另一个是在美国极具影响力的极右势力——这两个团体相互独立但日益亲密并兜售虚假信息。

  大量证据表明,新冠病毒几乎肯定来源于动物,很可能是蝙蝠,然后蔓延到人类身上。虽然美国情报机构没有排除实验室泄漏的可能性,但迄今为止,他们还没有找到任何证据支持这一阴谋论。

  闫丽梦的角色轨迹是由逃亡的中国亿万富翁郭某贵和特朗普的前顾问班农精心策划的。

  他们把闫丽梦送上了飞往美国的飞机,给了她一个住处,指导她在媒体上露面,并帮助她获得诸如福克斯电视台塔克·卡尔森(Tucker Carlson)和保守派电视主持人卢·多布斯(Lou Dobbs)等多方采访。主持人对她的说辞深信不疑,不加批判地接受了她提供的所谓证据,认定病毒是基因改造的。

  班农指出,与闫丽梦不同的是,他不相信中国政府“是故意这么做的”。但他一直在推动有关危险实验室研究意外泄漏的阴谋论,并一直致力于就新冠状病毒的起源展开辩论。

  闫丽梦抵达美国后,班农、郭某贵及其盟友立即着手将她包装成可以兜售给美国公众的“吹哨人”。

  班农说,他们把她安置在纽约城外的“安全屋”里,并聘请了律师。因为英语不是她的第一语言,他们还给她找了一位媒体导师教她应对媒体。闫丽梦后来说,班农还要求她提交多份论文,概述她所声称的证据。

  “别把自己和班农联系起来,别把自己和郭某贵联系起来,”郭某贵在自己的节目中这样对闫丽梦说,“一旦你提及我们,那些美国极左分子就会攻击你,说你涉足政治议程。”

  对于美国媒体来说,声明武汉实验室阴谋论“可信”的过程,也是一个努力将大量证据记录在案的系统过程,恰好清楚表明新冠疫情阴谋论自始至终都是捏造的。

  这个过程伴随着公开审查。世界社会主义网站发表了一篇文章,明确指出《华盛顿邮报》承认美国没有证据证明“武汉实验室”阴谋论。与此同时,我们的报道被脸谱网审查了两个月,每一个试图分享该报道的账户都收到了警告或被冻结。虽然脸谱后来道歉了,称这是一个错误,但它并没有解释这一“错误”是如何发生的。

  这名记者在推特上联系到了格伦·凯斯勒,问他为什么在报道中删掉了CNN和《纽约时报》中关于班农和郭某贵发挥核心作用的内容。凯斯勒没有回应。

  对特朗普来说,把新冠疫情归咎于中国,跟他指责新冠疫情是一个“骗局”(尽管这两种想法存在内在矛盾)、承诺“群体免疫”能使这种病毒自行消失,以及后来2020年总统大选“被盗”的法西斯主义主张一样,别无二致。

  《华盛顿邮报》和其他主流新闻媒体则试图从武汉病毒学研究所病毒泄露的阴谋论中大捞一把,洗去明显带有种族主义色彩的污点,并将这一阴谋论呈现为与特朗普支持者(包括班农)倡导的其他阴谋论——如Q匿名者、比萨门(译注:谣传希拉里·克林顿和民主党精英在华盛顿一家披萨店经营儿童性交易团伙)和“犹太人的太空激光器”(译注:谣传加州大火是犹太人太空激光武器)——有着本质不同,并且更加可信的东西。

  在这方面,他们得到了CNN和《纽约时报》的协助,且几乎所有的美国媒体都加入了反华大合唱。对于CNN和《纽约时报》来说,虽然武汉阴谋论的极右翼源头几个月前就被曝光,但这一事实也并不能阻止他们今天热烈拥护这一阴谋论。

  因此,他们的政治目的昭然若揭:利用越来越歇斯底里的反华宣传,作为煽动美国社会与中国全面冲突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最终合乎逻辑地引导一场可能涉及使用核武器的战争。这是美帝国主义外交政策中的一个关键因素,从特朗普政府到拜登政府的过渡中丝毫没有改变

[责任编辑 李健朱]
内蒙古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512006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507213 蒙ICP证:090036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