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邪教头目们的“致命”魅力
内蒙古新闻网    20-06-28 10:22   打印本页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核心提示:据美国“每日电影”网(Filmdaily.co)2020年4月22日载文说,凭借娴熟的心智操纵和虚伪的共鸣心理运用等手段,邪教头目通过信仰力量来控制自己的信徒。邪教所灌输的狭隘世界观,令信徒很难觉察出自己的行为反常,即使是群体自杀、绑架和可怕的暴力等行为。如果说洗脑文化还不足以令人毛骨悚然,那么下面我们就深入探究一下20世纪五位活跃邪教教主,他们通过剥夺他人自主权,最终造成大规模破坏和血案。

  麻原彰晃——奥姆真理教

  1987年,奥姆真理教(Aum Shinrikyo)由麻原彰晃(原名松本智津夫)创办,该团体的雏形是一家融合了藏传佛教和印度教的瑜伽学校。该团体最初宗旨是寻求并鼓励精神启迪,在日本各地吸引了数千名信徒。

  该团体随后开始传播世界末日预言和神秘主义,不久,麻原便声称自己是佛陀转世。麻原的超凡魅力和善于共鸣心理,再加上麻原不断许诺称信徒们可“通过适当培训获得上帝的能力”,令成千上万的信徒顶礼膜拜。

  到了20世纪90年代,麻原招募了大约1万名信徒。这些信徒深信麻原是救世主和未来的帝王。随后,信徒们聚集到富士山附近,开始在那里制造合成生化武器。

奥姆真理教头目麻原彰晃

  1990年,该邪教参与了日本的议会选举,但未能获得足够的选票,这激起了麻原的愤怒。1994年6月,麻原在松本市发动了一次沙林毒气袭击,造成500多人受伤,8人丧生。然而,这个邪教组织却成功地逃过了侦查。

  1995年3月20日交通高峰时段,五名奥姆真理教信徒先后进入东京地铁系统,释放了二战时期的致命沙林毒气。

  这些信徒均戴着口罩,他们将化学毒气塑料袋藏在报纸掩盖的纸盒中。五名男子及协助逃逸的司机用尖利的伞头刺穿塑料袋后逃离现场。

日本警方清理受毒气污染的地铁车厢

  最终,688人被送往医院抢救,另有5000多人自行就医。这起恶劣案件导致13人死亡,数十名信徒被捕,其中包括该邪教组织高层人物村井秀夫(Hideo Murai),不过当时未能让麻原归案。

  事件发生后不久,警察在山上发现了一处隐藏地下室,当场抓捕了大批邪教信徒,其中包括了承认制造沙林毒气的化学家土屋雅美。尽管如此,麻原仍然逍遥法外,最后奥姆真理教又在地铁上制造了四次毒气袭击事件。

麻原彰晃及其家人与信徒

  1995年5月16日,警方在富士山基地的另一处密室中找到了麻原,并随即将其抓捕。经过漫长的审判,2006年麻原被关入死囚牢房。

  2018年7月,罪行累累的麻原彰晃被执行绞刑。

  大卫·考雷什——韦科惨案和大卫教

大卫支派的教主大卫·考雷什

  大卫支派头目大卫·考雷什(David Koresh)出生于弗农·豪威尔(Vernon Howell)。1987年,他在该教前任领导去世后接管控制权。考雷什熟读圣经,自称可以与上帝对话,并预言耶稣将二次降临,世界末日也即将来临。

  考雷什说服100多个人到他位于德克萨斯州韦科镇附近的偏僻大院“卡梅尔山”定居,之后考雷什利用自己在教会中的职位与多名女性发生性关系,其中包括10岁的女孩们。

  同时,考雷什向他的信徒们宣称末日即将来临,大卫教必须组建“上帝军”。1993年2月,美国酒精烟草和火器局(ATF)试图逮捕他,并以非法持有枪支弹药为名下达逮捕令。

大卫·考雷什向信徒布道

  随后爆发了一场长达四个小时的著名交火事件,四名ATF特工和六名信徒当场死亡。此次对峙长达51天之久,媒体曾广为报道。

  当时部分大卫教信徒趁对峙间隙设法逃脱出来,不过仍有80多人滞留其中。ATF和联邦调查局的谈判人员本想力争达成妥协,但事件却逐步失控。

韦科惨案现场

  最后,执法人员向卡梅尔山大院内释放催泪瓦斯,考雷什的信徒们开枪反击。大院最终起火,造成76人死亡。

  大院的房屋倒塌砸死了一些信徒们,其他信徒则被枪杀。考雷什被发现头部中弹,是否自杀仍未可知。

  吉姆·琼斯——人民圣殿教

人民圣殿教的教主吉姆·琼斯

  1978年11月18日,人民圣殿教900多名邪教信徒在圭亚那群体自杀,这场事件后来被称为琼斯镇大屠杀(Jonestown Massacre)。该邪教的头目兼牧师吉姆·琼斯(Jim Jones)通过控制和恐吓手段实施了这场种族灭绝。

  1931年5月31日,吉姆·琼斯于出生在印第安纳州的一个乡村。上世纪50年代,他创办了人民圣殿教,60年代期间,该邪教在门多西诺县活动,70年代则在旧金山活动。

  琼斯的布道不久就变得偏执起来。他声称即将到来的世界末日是政府管理不善导致核灾难的结果。

人民圣殿教位于圭亚那的所谓农业项目基地

  这家号称种族融合的教会,专注为现实落伍的社会流浪者、不愿随时代政治潮流起伏的理想主义青年提供免费食品、毒品康复和法律服务。

  但是,随着琼斯的目标变得越来越激进,这位精通媒体的领导人开始联手地方政客以建立有利的人脉。他甚至强迫忠实的信徒放弃财产,并让他们的亲戚把钱寄给教会。

  1977年,该邪教移居南美洲的圭亚那,那里聚集了大约2万名人民圣殿教信徒。

人民圣殿教群体自杀现场

  他们将圭亚那聚居地称作乌托邦社区,独立于美国政治结构。琼斯声称,那里没有腐败,人民圣殿教信徒可以自由地实现与上帝和自然融为一体。

  但是,到达圭亚那后,琼斯没收了所有人的护照,并设置了每人每天都得遵循的各种条条框框。琼斯让他的信徒们不得不面临严峻的现实——他们除了日夜辛苦劳作,还得时不时观看纪录片,以了解外界的危险、挥霍和恶行。

  但口粮毕竟有限,甚至连琼斯本人的健康也开始恶化,这导致他开始服用过量的苯丙胺和戊巴比妥作为治疗药物。他的演讲开始前言不搭后语,让人感到晦涩难懂。

美国国会议员莱奥·瑞安(左)前往圭亚那调查时与吉姆·琼斯会面

  1978年11月18日,美国国会众议员莱奥·瑞安(Leo Ryan)前往琼斯镇(Jonestown)调查该社区收到的虐待指控,随后发生的混乱局面导致这名政治家及四名同伴在圭亚那的飞机跑道上被当场杀害。

  琼斯大概知道人民圣殿教气数已尽,他告诉信徒们说,美国当局将会随时对他们发动袭击。琼斯接着以“革命行动”为名,下令信徒群体自杀。

  最先死去的是孩子们,他们的父母们给他们注射了氰化物后,喝下含有氰化物果汁。琼斯被发现死在椅子上,头部中枪。琼斯镇的总死亡人数为909人。

  大卫·伯格——上帝之子

“上帝之子”邪教头目大卫·伯格与信徒的女儿

  由大卫·伯格(David Berg)创建的“上帝之子”邪教,提倡与未成年人乱伦。该教派成立于1968年,声称革命和幸福是其主要目标。

  20世纪60年代末,“曼森家族”邪教杀人案、滥用毒品和犯罪率上升等加速了“爱之夏”嬉皮士运动的衰落。

  不过,这也让新的邪教组织粉墨登场并诱人加入。

“上帝之子”信徒在聚会时群体癔症

  在加利福尼亚州亨廷顿海滩创建“上帝之子”邪教前,伯格是一位牧师,宣扬“旧世界”的基督教理念。也就是说,他的哲学中有着诸多“性”的成分。

  伯格认为,“上帝之子”之所以相信上帝喜欢性,是因为性本身就是一种爱,而撒旦则讨厌性,因为性是美丽的。伯格还提倡与未成年子女进行性行为,为的是让儿童“信奉性行为”。

  不仅如此,伯格还认为乱伦也能接受应,因为这是“向家人学习(性)”的好方法。

“上帝之子”信徒在街头吸引拉拢新信徒

  除了“大卫王”和“摩”(即摩西)之外,伯格还有个绰号叫“老爷子”(Grandpa)。1972年,“上帝之子”已经非常国际化,在全球拥有130个聚居群落。

  许多“上帝之子”信徒共同生活在这种公社中,有着严格的共产意识形态,依靠街头表演乞讨为生。自然,几乎所有的钱都落到了伯格的腰包。伯格一直鼓吹称他的“上帝之子”将把世界从反基督者手中拯救出来。

大卫·伯格

  不过,从1978年起,有关“上帝之子”存在性侵和不当行为情形的指控越来越多,“上帝之子”这一名号不见了。

  然而,该邪教仍然存活着,20世纪80年代更名为“家庭”(Family)。伯格于1994年去世,他的遗孀凯伦·泽比(Karen Zerby)接任担任领导。

  目前,“家庭”依靠一份被称为《爱的章程》的新规定来管理它的信徒,以维系所谓耶稣之爱。但是,人们不应轻易淡忘“上帝之子”曾有的那段恐怖历史。

  原文链接:https://filmdaily.co/news/craziest-cult-leaders/

[责任编辑 李健朱]
内蒙古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512006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507213 蒙ICP证:090036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