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蒂文·哈桑(一):不存在精神控制
内蒙古新闻网    18-10-16 15:30   打印本页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核心提示】本系列文章为美国教会理事会心理辅导专家史蒂文•哈桑的博客文章,截至今年6月连载完毕,主要向读者普及了邪教对人隐蔽的精神控制手段,纠正了人们对于援助邪教成员方面存在的错误观点。文章具有较强强的借鉴性和实践性。

  摒弃错误观念:你需要知道该如何去有力地反驳他人关于邪教的错误观念,最后,你也有义务向那些邪教成员去阐明这些道理。为了帮助你做好准备,我列举了十个有关邪教对人精神控制的最常见的片面观点。今天,我们来讨论第一个谬论。

  那些不相信世上存在精神控制的人们往往对邪教精神控制的手段一知半解,他们普遍认为“没有人能够抹杀你的个性,把你变成一个被洗脑的僵尸”。然而,正如我们所见,精神控制其实并没有完全抹去一个人原本真实的自我,而是在人的思想内植入了一个能起主导作用的、压制个体自由意志的邪教自我。在与一个对邪教精神控制存有疑问的人交谈时,你们也许会讨论邪教的主导身份到底会不会在邪教教义之外去思考、感知和做出行为的。要真正理解邪教对人的精神控制关键在于要在该对象的邪教身份和真实身份之间做出清晰的区分。

  你可以去研究一下“什么是破坏性的精神控制?”(在我的书《精神自由:帮助所爱的人远离实施控制的人群、邪教及信仰》第二章中提到),其中有三个社会心理学里的模型强有力地帮助我们解释了“精神控制”这个词的具体含义。另外,引用菲利普▪津巴多博士(Dr. Philip Zimbardo)在斯坦福大学开设了15年的心理学课程《精神控制心理学》(The Psychology of Mind Control)的阅读资料来反驳不存在精神控制这样的错误观念也十分有力,津巴多博士的阅读资料中也曾引用过我书中的内容。除此之外,美国精神病学协会的《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DSM-5)中实际上有一个类别,即:其他指定的游离障碍300.15(F44.9),提到了“邪教、教派、洗脑、强制劝说、思想改革、酷刑、恐怖组织”等词(更新至2015年第五版《与邪教的精神控制做斗争》)。

  同样,我们还应该认识到,精神控制在任何时候都不会以同等的力量影响所有的人,参与同一个邪教的不同个体可以体验到不同程度的精神控制。有一些邪教成员可能看起来双眼无神、呆若木鸡(但这些是极端的情况),往往是因为长期睡眠不足或营养不良导致的。更常见的情况是,成员体内的邪教主导身份不断得到强化和发展,这实际上是依仗了他们真实的自我所具备的才智与技能,结果就是,在那些未受过专门训练该如何识别的人面前,邪教成员可以表现得和常人一样。通过问问题的方法可以测试一个人的思想和自由意志,这也是评估该人所受精神控制程度的唯一方法。

  有些人可能会说,那些离开了邪教的成员,就不会受到精神控制了。但事实上,他们可能是因为生病了,幻灭了或者被邪教组织赶了出去才离开邪教的。成员离开了邪教并不意味着邪教对他的精神控制就不存在了,它只是意味着精神控制不是绝对的。由于精神控制并不能完全抹去一个人的原本的自我和思维,所以他们总是还有机会逃回到自由意志的领地。

  邪教的精神控制手段往往不被人熟知,因为有与邪教斗争成功经验的人相对较少,尽管我们大多数人在生活中实际上都会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接触到精神控制。如果一个援助小组的人他本身对精神控制的问题感到难以理解,下面的这些问题可以帮助他们来辨别其可能遇到的对他们的精神领域施加影响的情况:

  “你是否曾经信任或爱上一个满口谎言、喜欢操纵和利用你的人?”

  “你是否曾经在一段关系中感受到被控制和不被尊重?”

  “你是否曾经被催眠过或者看到别人被催眠过呢?”

  “你有没有做过你本不想做的事,因为有人强迫你去做(捐钱、发生关系、抽烟、吸毒)?”

  “你是否曾经买过自己并不需要的或是不想要的产品,然后意识到是因为自己多次看到或听到它的广告?”

  通过问这样的一些问题,你可能会提醒这个人去把这些经历和邪教的精神控制联系起来。由于整个影响的过程可以被看作是不同程度的作用,它可以使我们更容易理解邪教组织使用精神控制手段对人施加影响的极端情况是如何会产生极端后果的。

[责任编辑 刘晓慧]
内蒙古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512006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507213 蒙ICP证:090036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