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兆军:女儿从小受全能神毒害
内蒙古新闻网    17-05-19 16:31   打印本页    来源:凯风网

  我叫左兆军,初中文化,媳妇叫申兴凤,文盲,1999年经人介绍结的婚,家住西乡县沙河镇永兴村七组。我在临县离家不远的一家食用菌加工厂打工,媳妇在家养了几头猪,种着一亩多地,生活虽然不富裕但夫妻恩爱也心满意足了。2002年女儿的出生更给我们家庭带来了去穷的乐趣,使我对生活也充满了信心,决定用自己勤劳的双手好好干几年把楼房修起来,把女儿抚养成人。然而自从全能神进了我们这个家,一切美好的愿望都成了泡影。事情还得从头说起:

  2003年春节刚过,当时女儿才出生几个月,媳妇原本就患有胃病,坐月子导致身体更加虚弱,只能在家抱养小孩。农村人朴实厚道无事时邻居之间总爱互相在一起闲聊,一天邻居老张和两个邻村妇女来到我家,经过一阵寒暄后,老张说:“兴凤,你不是一直患有胃病,看了好长时间都没有治好吗?其实这不算啥病,只要跟着我们信‘神’不需要花钱病自然就好了。只有这个神才能拯救人类,包治百病,她们两个人就是很好的见证”。随后那两个妇女分别给媳妇讲了自己身患糖尿病和高血压信“神”后没花一分钱病就好了的经过,听她们讲的头头是道,媳妇有点信以为真,加之邻居老张又鼓动媳妇说:“只是让你在心里相信就行,既不花钱病又好了,多好呀?我们都是为你好”,媳妇联想起自己家也不富裕,从小迷信思想严重的她就抱着试试看的态度答应了。

  随后媳妇就隔三差五按照他们约定的地点去参加活动,可能是参加聚会时奔波锻炼和心理暗示的作用,一段时间下来,媳妇的饭量也增加了,肚子感觉也没有那么难受了,媳妇就自认为是信神的效果,从此更加坚信,痴迷了。不但按时参加聚会,“交流心得”,还出去拉新工。这时有的姊妹告诉媳妇信的这个“神”比耶稣还好叫全能神,看到媳妇病“好了”我也高兴,心想管它叫啥只要对我们家有好处就行。媳妇也看出了我的心事,顺势也劝我一起信“神”,从此,我们不是到别家聚会,唱灵歌、跳灵舞就是在我家,感觉好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一次聚会时,几个姊妹说有一些资料需要放在我家,我一想反正我家有间空房就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从此我家就成了资料存贮点,大半夜他们用摩托车或三轮车拉来了几个大麻袋,里面有全能神光盘,有《话在肉身显现》、《东方发出的闪电》、《救主早已驾云重归》、《神向全宇发声》、《审判在神家起首》等书籍。占了整个房间的一个角落。

  2004年7月经群众举报,公安机关在我家搜出了大量的全能神邪教宣传品,后来妻子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一年,这一年我既要干农活又要照顾女儿,真是既当爹又当妈吃尽了苦头。

  妻子刑满释放回家后仍旧和以前的邪教人员来往,仍然参加聚会,只是不在我家了。我也试图劝媳妇,可是媳妇说:“没事,我们不能半途而废,只是今后小心点就行了”我想也是,从此我们的活动就更加隐秘了。

  2012年12月正逢“世界末日”谣言四起。这期间媳妇聚会时经常带上才上四年级的女儿,让她也从小接受“神”的思想。女儿开始觉得好玩,慢慢的也跟着我们唱歌、跳舞一起活动,还时不时和我说神会保佑自己学习好的,一辈子要啥有啥。我们一家人都把希望寄托在全能神的保佑上。

  两年来女儿由于经常晚上和我们外出,没有时间、没有心思学习,成绩直线下降,常常考试成绩是班里倒数第一。聚会时那些姊妹们有的说:“现在上学有啥用,只要信神啥都会有”有的说:“上学还不如多开几个新工,只要成绩大神就会赐福的”等等。说的女儿也毫无心思再上学了。

  2015年国庆节前,正值上初一的女儿终于说啥也不到学校去了,对此媳妇是支持的,她认为只要一心一意信神将来要啥有啥,我要求女儿最低要把初中上完,可是女儿却以喝农药的方式对抗,我因怕出意外只有任凭女儿辍学回家。

  如今在反邪教志愿者的热情帮助下,我已深刻认识到了全能神邪教的危害本质,看着别家的小洋楼,对照自己住的低矮潮湿的土胚房;想想我们原本幸福的家,如今判刑的判刑,辍学的辍学,真是痛心。看到至今还不满十五岁的女儿那娇弱的身姿和我上山打柴时吃力、痛苦的情景更让我心酸泪下。

  (受害人人左兆军)

[责任编辑 刘晓慧]
内蒙古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512006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507213 蒙ICP证:090036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