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风中遇到的“鬼屋”
内蒙古新闻网    17-03-22 11:40    打印本页    来源: 凯风网

  采风中遇到的“鬼屋”

  笔者是贵阳市某学校的教师,家住贵阳市清镇云岭东路。因平日爱好写作,就常和几个文联的朋友厮混在一起,没事时喝个小酒、写点小块文章,也算自得其乐。清镇市是贵阳市下属的一个有四十多万人口的县级市,这个曾经以农业为主的县城,如今已是贵州大数据贵安新区的发端地啦,城区面貌发生了今非昔比的巨大变化。今年春节后,趁着春耕还没有开始的空闲阶段,笔者随同清镇市文联的几位朋友到乡下采风,来到了当地卫城镇的野毛村。这个野毛村多年前非常荒僻,人寡房破,算是贫困村。眼下这里却一片欣欣向荣,许多崭新的民房一簇簇掩显于山坳之中。朋友老马是搞摄影的,一边拍照一边赞叹这里的变化之大。笔者已经多年没有来过这里了,但从村干部的介绍中知道了村民们已经脱贫,过上了安康幸福的日子,顿感几分欣慰。

  然而,在一处山洼脚下,摄影的老马突然惊叫了一声,拿起相机照了起来。同镜头一起摄入我们眼帘的却是一座形如枯槁的民房。这间民房的四周没有其他房子,房前房后空旷无人,野草丛生。给人之感觉显然是废弃多年的“鬼屋”。村干部看出了我们的疑惑,无奈地告诉我们:村里现在就这家人没有脱贫啦。老马听后却批评道:“就剩一家?那你们的工作还是没有全部做到位呀!”村干部苦笑着说:“这位的工作我们做不了,他只信李洪志的那一套。”

  我们一听大感诧异,接着村干部给我们详细地介绍了这所荒废之屋的事情……事后笔者又就此事进行了采访,并接触到了和这荒屋有关的人与事。现在笔者把采访的内容整理成文还专配有老马拍摄的照片,也算解开了我们当初的疑窦。

  “鬼屋”主人王尚友

  “鬼屋”的主人叫王尚友,现年58岁,家住清镇市卫城镇野毛村。王尚友是上世纪七十年代的高中生。这在野毛村可谓是高文凭的文化人。村民们讲这位“王大叔”真得有文化,写得一手好毛笔字。多年前村里过个节或操办什么红白喜事都要请出他的“墨宝”。可王尚友性格偏执,难得与村民和睦相处,常感叹爹妈怎么把他生在了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总之就是倍感自己怀才不遇。

  王尚友1983年结婚成家,养育了一儿一女。那时正值农村在改革的大潮中发生重大变化的时期。为了尽快脱贫,为了让儿女们过上理想的幸福生活,王尚友思考着要改变一穷二白的面貌。据王尚友的儿子讲:他们家土地承包后,老爸王尚友曾经自定了一个“家庭十年规划”,前五年就如何提高粮食产量、如何在发展和扩大生产上下功夫,同时考虑种植其他经济品种以增加家庭收入;后五年再通过有计划有步骤的方式,农商一并发展,真正达到致富小康的目标。王尚友有了想法和计划,而且付诸于实践。到九十年代中期,他家的“十年规划”虽然没有达到理想的程度,但通过他和妻子陈永萍的努力,他家不但解决了温饱问题,而且有了积蓄。王尚友已经有能力把儿子送到市里上中学,这给这个农村的家庭带来了温馨的希望。总之,王家在当时当地的生活属于中偏上水平。

   二哥送来一本书,叫王尚友突发奇想

  1997年11月初,在安顺市运输公司工作的二哥王尚典,回到了野毛村。在老王家的兄弟里面,王尚友与他二哥王尚典的关系较好。可这次二哥没有象上次那样给他带来些化肥或农耕用的某种工具,却送上了一本叫《转法轮》的书,还有一些录音、录像带。当二哥把这门“神功”详细地介绍给王尚友时,王尚友还有些发蒙。最后二哥说:“从结婚到现在你操劳了十多年,不是连个新房也没盖上吗?歇歇吧。不如你练好法轮大法,到时候你什么都有啦!”

  二哥的话真是刺痛了王尚友。这些年来他一直在咬牙坚持想改变穷困,日子虽然比以前是好多了,可手里的钞票还是少得可怜。王尚友顿感前程渺茫,觉得自己好似走进了死巷里……在二哥的劝导下,王尚友答应学练法轮功,就当无事消遣吧。随后,王尚友跟二哥学练了法轮功的“五套功法”。二哥在他家住了三天,走了。

  紧接着是三个月的冬季期,农民们在这一时段常常以喝酒、打牌来消磨时光。可王尚友却把那本《转法轮》通读了两遍,豁然觉得自己发现了一片新天地。书中那些“功德转换”、“性命双修”之类的修炼说法,和自己小时看过的神异小说非常相似。而录像中“大师”治病的镜头更是印象深刻。王尚友突发奇想:要是自己练出了特异功能,也能象“大师”一样治病,难道还愁赚不来钱吗?

  放弃致富路,修炼“圆满梦”

  1997年的那个冬季,成了王尚友迈向未知命运的开端。整整一百多天,王尚友足不出户,按照录像带讲解的内容苦学法轮功。第二年开春后,王尚友放下所有的农活,专程跑到安顺市的二哥家,叫王尚典来检验自己学练法炼功的“成就”。王尚友在二哥家住了近两个月,不但同“师兄”王尚典切磋了许多练功体会,而且还在二哥的练功圈内认识了一堆“功友”。在这期间,王尚友的功法和“层次”真是大有进步。连自称“实修弟子”的二哥都直夸他是“大根器”之人。要不是妻子多次托人打电话催他快回来,王尚友真是要在安顺市的大法练功点上修炼“成佛”啦。

  回到野毛村的王尚友已经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市科技局在乡镇里组织的“农业科技讲座会”,王尚友再也没有去参加。原先设想和规划的勤劳致富奔小康的梦想,如今被抛到九宵云外。而每天打坐练功,倒成了王尚友昼夜不断的必修课。有点空暇时间,也是在研读什么《转法轮》、《精进要旨》等“师父”的“经书”。王尚友的亲戚们问他这是怎么啦?王尚友不屑回答,可口中却念念有词:“心存真善忍,法轮大法成,时时修心性,圆满妙无穷……”。乡下人听不懂他说的是啥,只道好好的人怎么突然神经啦?

  大半年后,王尚友的妻子陈永萍也加入了法轮功修炼。对于这件事,如今王尚友的说法是:妻子与大法有缘,练功还治好了病。可王尚友儿子的说法是:老妈经不住老爸的死缠硬劝,又有很重的迷信思想,以为修炼了法轮功就能天上掉馅饼,结果害死了老妈!

  而王尚友自己并没有修炼出象“师父”所自诩的那种“四大功能”,反而因长期封闭打坐,出现了幻视幻听的“美妙感觉”。可王尚友把这种练功的生理反映当成了极高“层次”的修炼,于是更加追求“佛道神”的实现,整日沉迷于“圆满”的美梦中。

  总之,王尚友夫妻俩人在以后的日子里,学法练功成了最主要的事情,种地务农和庄稼种得好不好?已经不是他们关切的事了。他们还将不富余的收入用于购买法轮功书籍等练功用品,后来加上制作法轮功资料的费用及出外“弘法”的盘缠,王家的收入和原来的积蓄很快就消耗殆尽。这一时期,王尚友的大儿子初中毕业,小女儿刚上中学。因为家中无力再供养儿子上高中,儿子只能到社会上打工挣钱。本来王家的生活经过十多年的打拼后已经脱贫,就在为下一步致富积累基础的时候,却又因痴迷上了法轮功而渐渐返回到了贫困的状况。

  

  王尚友家的土墙房屋

  

  王尚友家的房屋

  亲人相继病亡,只剩“鬼屋”孤魂

  1999年7月,国家依法取缔了法轮功邪教。村干部趁机赶紧来劝导王尚友夫妇放弃大法修炼,重新做回正常人。可王尚友俩口子在法轮功邪教的精神控制下,已然不能自拔啦。他们不但听不进亲戚和乡亲们的好言相劝,反而向村民们讲法轮功所谓的“真相”,还跑到市里和外地搞什么“救度世人”。再后来,村民们对王尚友反复演说的那一套法轮功的歪理邪说,早已都是嗤之以鼻,大家也不愿意再搭理他们。接下来的年月里,村民们发现王尚友常常不在村中,大概又是为他“师父”跑出去“弘法”了,只留下妻子陈永萍带着女儿艰难度日。儿子打工挣钱能补贴些家用,亲戚们也不时地帮衬他们一把。时光依旧在慢慢流逝,可野毛村已在悄然中起了变化……但只有王家的老屋在岁月下越发荒芜,村民偶尔能看见王尚友或陈永萍那病歪歪的身影在老屋下晃动……

  2012年,王尚友的亲二哥王尚典,这位把弟弟带进法轮功修炼的“师兄”死亡了。王尚典1995年修炼法轮功,“消业”消了17年,最后因癌症病逝。王尚典自称“实修弟子”,练功后一心相信“师父”,从不看病吃药。可病魔并没有给这个“实修弟子”及他们的“师父”留任何面子,王尚典还是死了,终年52岁。

  2015年3月,王尚友的结发妻子兼“功友”陈永萍死了!这个可怜的、没什么文化的女人,嫁给了一个有文化的男人,指望着从此能过上好日子。可好日子还没让他们捂热,就被法轮功夺走啦。据王尚友的亲戚讲,陈永萍就是在咽气的前几天才被送进医院的。这之前她已经病得很久了,可她拒绝就医。而王尚友还责备妻子“层次”太低,“业力”太重。直到3月的一天,陈永萍昏厥在堂内,后被亲戚五婶发现,派人告知已嫁到外乡的女儿。再后来大家把陈永萍送到了市里的医院,可是已经回天无术。这个大法弟子死于癌症晚期和肾衰竭,年龄53岁。

  二哥死了、妻子也死了,寂寞的老屋里只剩下王尚友一人了。而目前的王尚友牙齿脱落、双腿和双脚因痛风不能走路(笔者拍下了王尚友病体的照片,但因没有征得其本人的同意,所以这里不便展出),同时出现肾功能衰弱症状。以上疾病使他丧失了基本的生活自理能力,从做饭到去卫生间方便,王尚友都需要他人搀扶才能行动。笔者试图与王尚友对话,但被他拒绝。现在,王尚友由村委会和王尚友的亲戚们照顾着生活,所谓的“照顾”也就是给这位痴迷的大法弟子送送饭、打打水或帮他洗洗衣服。可除此外,人们又能怎么样呢?王尚友不愿与他人沟通,整日沉默不语,或有时念叨几句“法轮大法……”什么的。而大家也就以一种既无奈又可伶的心情对付着他,因为村民们心里晓得,这个大法弟子已经象他荒败的老屋一样又能有多少时光了呢?

  野毛村的新村展示出的希望

  现在再看看野毛村,真是与昔日大不相同啦!野毛村的村民们在中国改革开放的新农村惠农政策之撬动下,他们通过自己的双手,已经勤劳致富。如今村中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家庭都翻建了新居,还有一部分正在建设中。那些崭新的房屋,宽敞的院落,庭院中的各种车辆及和外界相连的乡镇公路,都展示出这个曾经的贫困村已经跨上了奔往小康的大路。远远望去,一幢幢二层或三层的小楼矗立在绿山环抱之中,雪壁蓝顶,透露着浓浓的乡土气息。可当你走进这些普遍的农家里,才发现家里的内装修整洁时尚,有的甚至很豪华,堪比城里的别墅啦。野毛村----已经永远告别了贫穷!

  笔者结束采访后,应邀在王尚友的一位亲戚家里吃了一顿晚餐。主人公家中的院落敞亮,饭菜飘香,陪坐的老乡们个个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可见他们的日子过得红红火火,美满和谐。而这位王尚友的本家亲戚的一番话却道出了笔者对这次采访的感触,这位朴实的农民讲:“好日子是靠汗水挣来的,不是信个什么教、信个啥师父就能凭空掉下来的。这世上鬼神奇人到处都有,骗人的门道也五花八门。最关键的是你自己要守住三个字:别信邪!”(何青龙

  

  王尚友周边村民的住房

  

  王尚友居住地的毛野村的村民新居

        原文地址:http://anticult.kaiwind.com/xingao/2017/201703/21/t20170321_4992662.shtml

[责任编辑 刘晓慧 ]
内蒙古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512006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507213 蒙ICP证:090036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