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字如面,这些让李洪志汗颜的“白纸黑字”
内蒙古新闻网    17-03-20 15:16    打印本页    来源: 凯风网

  最近,一档以读信为主要内容的综艺节目——《见字如面》,在鸡年伊始成了网红,被誉为“综艺界的一股清流”,唤起了不少人难以割舍的情怀。一封封书信白纸黑字间流淌着旧时的时光和记忆,让那些鲜活的时代场景和人物故事跃然纸上。

  

  时间如水,总是无言,人们总是希望在自己当年曾经写下的字里行间里细数过往的点滴,追溯美好的回忆。然而,也有一些人例外,比如法轮功教主李洪志。面对一些过去留痕的无法涂抹的确凿文字,有的还是他当年亲笔书写,自诩“宇宙主佛”的李洪志如芒在背如坐针毡,满脸大写的生无可恋。现在就让我们看看让李洪志汗颜的这些“白纸黑字”。

  给弟子的亲笔信。

  

  时间:1998年7月5日

  背景:1998年7月4日,海南省发生一起特大车祸,导致去三亚参加“修炼心得交流会”的8名法轮功骨干7死1伤。为稳定海南法轮功人员的心态,第二天(7月5日),以为8人都死亡的李洪志便给法轮功海南辅导站站长蒋晓君发来亲笔传真信,信中最后写道:“师父知道你们的心,其实你收到我的信后,我那八个弟子已经圆满在他们的不同的世界里了。”

  解读:海南车祸之后,面对弟子质疑,李洪志以“师父”之名,装模作样亲发“佛信”,宽慰笼络弟子,以求瞒天过海。事实上,车祸中的原法轮功海南农垦分站辅导员张一军侥幸生还,成为被李洪志亲笔认定“圆满”的且活在世间的唯一人。18年后,被“圆满”的大活人张一军在凯风网现身说:“我是亲身经历者,我的事就可以说明,李洪志编造了一个天大的谎言。”这些李洪志当年亲笔写下的白纸黑字不但自打嘴巴,更向世人宣告了法轮功所谓“圆满”的荒唐可笑。

   母亲写的求情信

  

  时间:1972年9月30日。

  背景:1972年,李洪志母亲为给时年20岁的他调动工作,写给解放军八一军马场领导的亲笔信。李洪志的母亲卢淑珍女士言语卑微,十分客气:“家中存在特殊困难需要李洪志调回来。马场方面特别同情才给予支持,我是非常感谢”,请求“场首长与领导无论如何想方法在百难中给予办理”。令人唏嘘的是为了调动的事,“我一股火咳血很厉害”,导致不能亲自去马场请求领导谅解。

  解读:李洪志自称“宇宙主佛”,八岁时得上乘大法,具大神通,有搬运、定物、思维控制、隐身等功能……的特异“高人”,他还曾豪言万丈的说道,“宇宙再大也没有我大”、“全世界的人我都能管”等诳语。如此说来,运用自己神功的威武,举手投足间什么事都能搞定。但事实上,李洪志在未“出山”前,不仅十分无能,连调动工作这样的小事都多次请自己的亲生母亲出面来进行斡旋,而且还是一个不求上进、不负责任的人,怪不得李母会焦虑“咳血”。这封母亲的求情信,直接戳破了李洪志的“法力”,让万能的“主佛”窘迫万分。

  ----入团时的自愿书。

  

  时 间:1975年12月20日

  背景:李洪志当年在森警支队业余文艺宣传队吹小号,虽然演奏水平一般,但是业务还算过得去,在部队表现的人勤快,早晨起床打扫卫生,擦楼道,什么都干,算是求进步。1975年12月20日亲笔向组织提交了“入团申请书”,亲笔写下誓言,愿意“为实现共产主义贡献自己的一切”。后经团支部大会讨论,一致通过他加入共产主义青年团, 1976年1月6日正式加入团组织。

  解读:李洪志为了攻击中国政府、讨好西方反华势力,炮制策划了所谓的“三退”闹剧,并在逃出国门后声称自己当年加入共青团是“被动的被入过团”。究竟是被动还是主动?这份几十年来留存于吉林省森警总队档案室的入团“申请书”,是当年李洪志亲笔书写,字迹工整,态度诚恳,现在读起来依然情真意切,说明青年时期的李洪志也曾和其他人一样渴望“政治进步”。说过的话和做过的事,不是随口就可以否定更改的,这份无言的“书证”就是对李“主佛”绝佳的自我讽刺。

  晋级时的报告表。

  

  时 间:1971年

  背景:李洪志在八一军马场宣传队时亲笔填写的《职工晋级定级报告表》,表中可见,出生年月为“1952年7月7日”,“贫农”出身,个人成分为“学生”,文化程度为“初中”。个人经历为“1960年至1970年在学校读书,1970年4月至今在八一军马场工作”,参加工作时间为“一年”,所以这份报告表应该是1971年所填。

  解读:李洪志传播法轮功后刻意编造个人简历,说自己是1951年5月13日出生,并用括号注明“阴历四月初八”,以暗示弟子自己是佛祖释迦牟尼转世。关于李洪志的生日,不止从单位的这份《职工晋级定级报告表》中识破,吉林省警方从李洪志的驾驶档案中发现,由他亲手填写的《机动车驾驶员报考审批表》和《机动车驾驶员登记表》,生日一栏同样是“1952年7月7日”。人的出生日期只有一个,李洪志究竟是哪一天出生的?不仅他自己心理最清楚,而且这些当年由他本人亲自填写的表格、履历中白纸黑字明摆的一清二楚,不容抵赖。

  《见字如面》歌曲中道:“回首过往,泪涌心间”,面对这些曾经的文字,李洪志在自感汗颜难堪的同时,可能也会感慨万分。但不容质疑的是,这些白纸黑字,铁证如山,李洪志的“神话”在这些无声的“书证”下瞬间塌陷,尽管他一如既往地诡辩抵赖,但任何说辞都显得苍白无力,让人发笑。(曾禛

        本文系凯风网独家稿件,欢迎广大媒体转载,请点击此处按要求转载。

[责任编辑 刘晓慧 ]
内蒙古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512006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507213 蒙ICP证:09003619号